凤凰注册
[ 浏覽次數:190    最後修改時間:2016-06-28 ]

(來源:中國職業教育)  

盡管國內對職教集團的研究論述逐步增多,但我國職教集團研究還存在一些不足,體現在:實證成果多,理論成果少,學術界對單個具體職教集團的運作經驗總結歸納較多,對職教集團的內涵、性質、評價等基本理論問題涉足不深,尚未形成統一認識;微觀分析多,宏觀研究少,對職教集團的研究大多側重微觀個案的具體分析,缺乏對職教集團宏觀政策、運行規律的整體把握。因此,厘清職教集團的概念,分析其本質及特征,科學歸納類型,探尋政策導向,探析評價體系與標准有助于明晰理論研究的不足,有助于推動職教集團健康快速發展。

 

一、概念問題

 

關于職教集團的概念,國內學術界從不同角度展開研究,提出了許多有益的見解,但至今尚未達成統一共識。因此,澄清職教集團的內涵和外延既是理論研究的客觀需要,也是實踐探索的現實要求。要界定職教集團的內涵,首先必須明確兩個基本問題:一是如何准確定義職教集團;二是“職教集團”與“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是否爲同一概念,如不同,又有何區別。

(一)職教集團的定義

從政府文件來看,國家層面至今未給出“職教集團”明確的定義。2005年《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中提出要“推動公辦職業學校資源整合和重組,走規模化、集團化、連鎖化辦學的路子”。2009年教育部頒布的《關于加快推進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的若幹意見》只是提出了我國職業教育集團化發展的思路與發展方向,對職教集團的概念未明確說明。但一些地方政府的文件中明確提出了職教集團的概念。例如,浙江省教育廳制發《關于組建職業教育集團的試行意見》提出:“職業教育集團是以集團章程爲其共同行爲規範,由職業學校和相關企事業單位自願組成的産教聯合體,不具有事業單位法人資格。”浙江省甯波市《關于推進校企合作和組建職業教育集團的若幹意見》則進一步提出,“職業教育集團是以集團章程爲其共同行爲規範,由職業學校和相關企事業單位自願組成的産教聯合體。”

從理論研究角度看,國內學術界關于職教集團的定義因不同視角而表述不同,歸納起來大致有五種:一是“聯合體說”,又分爲“産教聯合體”“辦學聯合體”“多法人聯合體說”;二是“組織說”;三是“結合說”;四是“集合說”。五是“教育集團說”。縱觀各學者的觀點和官方文件,總體上有一些共性特征:一是在構成主體上,一般由職業學校、行業企業、政府機關、科研院所等組合而成;二是在結合方式上,一般以章程爲統領,以契約或資産爲紐帶,結構比較松散;三是在法律屬性上,一般不具有法人實體性質。

從邏輯學上來看,下定義是一種用簡潔明確的語言對事物的本質特征作概括的說明方法,一般采用“屬+種差”的方法。“屬”是指包含被定義者在內的最小屬概念,“種差”是指同一屬概念下的種概念與其他屬概念的本質差別,即其所獨有的屬性。定義是否反映概念的內涵和外延,關鍵是准確提取“屬概念”和尋找“種差”。本文認爲,職教集團是相對企業集團而言,並從其引申而來。既然企業集團的屬概念是一種經濟組織,那麽,職教集團的屬概念就是一種教育組織。因此,可以將職教集團定義爲:現代職業教育發展的一種高級組織形式,一般以一所職業院校或幾所同行業、同地區院校爲核心,聯合在人才培養、技術服務、科學研究上有密切聯系的企業、政府和事業單位,通過開展協同培養、技術開發與利用、技能培訓或相互出資等合作辦學活動而自願組成的一個穩定的聯盟性教育組織。這一定義,一是指出它的屬概念——教育組織,這就與企業集團區別開來;二是指出了它的內涵,爲更好實現校企合作,培養技能人才;三是指明了它的性質,是一種聯盟性教育組織,而非獨立法人。

(二)職教集團與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的關系

有學者認爲兩者是同一概念,把職業教育集團等同于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把職業教育集團辦學看作是一種聯合辦學體。本文認爲,職業教育集團與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既有聯系又有區別。從兩者的聯系來看,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以職教集團爲載體,以實現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的預定目標,滿足經濟社會發展對人才的需求;職教集團是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的最終結果。兩者的區別在于,職教集團是通過主體聯盟而形成的組織體;而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是一種具體的辦學行爲和資源配置方式,目的在于優化和配置各類職業教育資源,對教育行政部門來說,是一種教育宏觀政策,對于職業院校和成員單位來說,則是一種實現共贏的策略選擇。

 

二、性質問題

 

 

 

由于定義不同,學術界對職教集團的性質也存在分歧,從不同學科出發出現了不同的見解。一是從社會學角度,提出“職教集團就是爲了實現廣泛的公共利益而形成的一種載體,即行業共同體。”;二是把職業教育集團的性質表述爲“橫跨職業教育與産業間的互益性中介組織”;三是從政治學理論,把職業教育集團的性質表述爲“非法人組織”;四是從第三部門出發,認爲職業教育集團是一種非盈利性組織,屬于第三部門。

“共同體”是一個社會學概念,指社會中客觀存在的具體共同特征爲共同目的而組成的各種團體與組織,因此,把職教集團定位爲行業共同體,範圍過于寬泛。“中介組織”是指依法通過專業知識和技術服務,向委托人提供專業性中介服務的機構。把職教集團定位爲中介機構,顯然背離了職教集團的育人功能與目的。“非法人組織”是相對于法人組織而言,經有關主管部門批准或認可,准許其成立和進行某種業務活動,但不具備法人條件,沒有取得法人資格的社會團體或經濟組織。非法人組織是一個法律概念,可以以自己的名義,在核准的範圍內對外發生民事經濟往來,享有權利,承擔義務,是民事主體的一種。而我國職教集團大多經政府部門批准或認定,屬于法人間的聯盟,因此把其定位爲非法人組織,也不符合實際。”非營利性組織”是一個管理學概念,指以爲公衆服務的宗旨,不以營利爲目的,以執行公共事務爲目的而成立的組織,是盈利組織和政府組織之外的公益組織。非營利組織認定的標准是經法定登記,按規定收取費用或提供有償服務,經費納入財政預算管理,而職教集團不收取費用,也不納入財政管理,因此不符合這一標准。

本文認爲,職業教育集團是一種聯盟性教育組織。首先,從學科概念來看,職教集團是一個教育學上的概念,與經濟學上企業集團類似;其次,從成立目的來看,職教集團成立目的在于人才培養,以職業教育的教學、科研爲主要活動,因此屬于教育組織,而這一組織是由學校、企業、研究機構等法人通過契約組成,屬于聯盟性的;再次,從法律上來看,職教集團各成員單位的法律地位完全平等,仍保持獨立的法人資格,職教集團本身一般不具有獨立法人資格;最後,從治理結構來看,職教集團一般以一所辦學條件好、教學質量優、社會聲譽高的職業學校牽頭,發揮其主導、示範與輻射作用,以契約(集團章程)爲統領,以理事會的形式分工合作,共同開展教育教學、技術研發及員工培訓等活動。

 

三、特征問題

 

 

 

關于職教集團的特征,有學者歸納爲多法人、多類型、多模式、多功能。也有學者歸納爲多元性、紐帶性和組織性三個特征。

本文認爲職教集團具有四個特征:一是多元性。首先是主體多元,職教集團一般由職業院校、企業、政府機構、研究機構等組成,由多個法人聯合而成;其次是合作多元,職教集團內部存在校校合作、校企合作、校政合作等多元合作形式,以及人才培養、基地建設、實習就業、師資培養、員工培訓等多元合作內容;二是跨界性。職教集團由橫跨教育、行政、經濟等不同行業的主體構成,即非同一行業的主體組成;三是非盈利性。職教集團的性質屬于教育組織,組建職教集團的目的在于整合各種優質教育資源,更好地服務于職業院校人才培養,是非盈利的,這是職教集團與企業集團的根本區別;四是協作性。職教集團成員在章程約束下,爲了更好的提高人才培養質量,資源共享,信息互通,人員互派,以理事會等組織平台,相互協作、互利共贏。

 

四、分期問題

 

 

 

關于職教集團的發展分期,主要有三階段說和四階段說。三階段說是指縣級職教中心辦學階段、校級合作辦學階段和校企聯合辦學階段。四階段說有兩種:一是把其分爲醞釀探索、有序試點期,模式構建、先行實踐期,政策配套、快速發展期,市場導向、深化改革期;二是分爲雛形階段(上個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自發組建階段(約1992年—1998年),協調管理階段(約1998年—2004年)和積極發展階段(約2004年至今)。

职教集团的分期,既要全盘考虑职教集团发展数量与态势,也要充分考虑职教集团的政策导向。我国职教集团从最初成立的星星之火发展到现在的燎原之势,大致经历了三个时期:一是起步探索期(1992—2007年),1992年北京市西城区成立首个职教集团后的十多年,职教集团发展速度比较缓慢,平均每年新增数量约 15个,在地方积极探索的同时,国家开展逐步关注,于2005年提出了集团化办学的思路;二是数量扩张期(2008年—2013年),标志性事件是教育部于2009年2月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的若干意见》,实现了从地方探索到国家政策引导的转型,其间全国累计成立职教集团497个,平均每年新增数量达到124.25个。在国家、地方政府及教育主管部门的政策引导和具体指导下,职教集团的发展速度保持在较高水平,集团化办学进入快速发展期;三是内涵提升期(2014年至今),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国发〔2014〕19号)提出:“鼓励多元主体组建职业教育集团”,教育部等六部委发布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提出:“推动职业教育集团化发展。”2015年6月教育部出台了《关于深入推进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的意见》,提出推进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的一揽子措施。从“大力推进”到“深入推进”的转变,标志着我国职教集团发展进入了新常态,实现了从注重数量规模到注重质量内涵的深刻转型。

 

五、分類問題

 

 

 

關于教育集團的類型,不同的分類標准會導致不同的類型區分。有學者根據校企地理位置隸屬關系、組建及主導、發展角度、擴展方式、聯結紐帶、層次、合作範圍和成員組成等八項分類標准,將職教集團共劃分爲23種[14];教育部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課題組對職業教育集團的分類則采取的是按所處位置及其隸屬關系的標准來劃分的,將職教集團的辦學模式歸納爲“河南模式”(城鄉聯合、以城帶鄉)、“海南模式”(市縣合作、三段培養)、“天津模式”(校企合作、工學結合)等三種。總體來說,依據不同標准可歸納爲三種類型:即三分法、四分法和五分法。三分法的主要標准有職教集團內部結構、聯結方式、單位性質、聯結紐帶等。如依據職教集團內部結構特點將職教集團劃分爲外協模式、統籌模式與股份制模式;依據成員單位的聯結方式劃分爲資産聯結型、契約聯結型和資産—契約混合型;根據組成單位的性質劃分爲校際合作型、校企合作型以及多元合作型;依據聯結紐帶劃分爲資産聯結型、契約聯合型和資産與契約混合型;按聯合方向,可分爲橫向聯合、縱向聯合與混合聯合;按所有權區分可分爲民辦、公辦與混合所有制;按成員單位所處位置及其隸屬關系可分爲區域型、行業型、複合型;按各成員單位結合的緊密程度可分爲緊密型、松散型、緊密和松散結合型;按集團成員對象可分爲校企聯合、校校聯合、多元重組職教集團等。四分法根據目標定位差異和集團成員間聯合方式,將職教集團分爲結構型、專業型、區域型和混合型;按發展模式可分爲産業支撐型、股份融資型、政府主導型和發展積累型職教集團。五分法則依據主導實體與聯盟的實體構成,將職教集團分爲政府主導型、院校主導型、企業/行業主導型、自願聯盟型和中介主導型五類。

這三種分類方法雖然對職教集團進行了分類,但這些分類只考慮了橫向的區分,而忽略了縱向的考量,如中等職教集團與高等職教集團的區分。本文認爲,職教集團作爲法人的聯盟體,分類應著重考慮集團成員的數量規模,以便進行評估。根據職教集團組成單位數量,可以將職教集團分爲四類,即小型(成員單位在30家以下)、中型(成員單位在30家以上50家以下)、大型(成員單位在50家以上100家以下)與特大型(成員單位在100家以上)職教集團。這一分類方法的優點在于:一是操作簡便,從職教集團成員數量進行分類,不存在交叉問題;二是有利于對職教集團進行評估,根據職教集團的規模,便于分類制定不同的評估指標體系;三是符合集團的本質特征,職教集團本身是法人間的聯盟,分類應主要考慮成員數量上的多寡。

 

六、功能問題

 

 

 

職教集團作爲職業教育領域的新生事物,在職業教育資源整合、人才培養等方面必然發揮著重要作用。有學者從信息與市場角度分析了職教集團的作用,認爲職教集團能協調各方面的關系,快速收集大量信息,從而使職業教育真正根據市場進行合理調整;有學者從組織規模效應角度,認爲職教集團通過內部重組、精簡冗余的跨部門跨層級操作環節,以實現職業教育的規模化效能;還有學者從制度學角度,認爲職教集團是一條有效的擴展路徑和制度創新。總之,理論界對職教集團的優勢和積極作用給予了充分肯定,從資源、師資等的共享實現規模效應、實現優勢互補避免重複性建設、深入推進校企合作和中高職教育對接與協調發展等方面進行了充分論證。

職教集團是實現政校企資源共享、優勢互補的職教發展新模式,是建立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與市場需求和勞動就業密切結合的現代化職業教育體系的重要舉措;是深化職業教育改革,加快發展步伐,提高辦學質量,提升服務能力的有效途徑。職教集團的功能主要有:一是創新辦學機制。有利于實現職業教育辦學主體從單一到多方,投資從一元到多元轉型,突破單一依靠政府財政資金的制約,建立市場導向的辦學體制;二是優化資源配置。職教集團有利于整合優質職教資源,實現設施設備、專業課程、師資隊伍等資源的共享與互補,提高資源的利用效益,降低辦學成本;三是提高培養質量。職教集團可形成特有的規模優勢,貫通中高職教育,職前教育與職後教育互補,人才培養與員工培訓相得益彰,實現人才培養與市場需求的有效對接,培養出符合社會經濟發展的技能型人才;四是深化校企合作。職教集團有利于促進産教融合和校企合作的深入開展,在合作育人過程中促進校企在技術研發、人員互聘、基地建設等方面的深度合作,實現互利共贏;五是推進中高職銜接。職教集團有利于中、高職教育分工合作、分段培養、有機銜接,銜接溝通人才培養、專業設置、辦學層次、課程教材等方面,促進中高職的協調發展。六是提升服務能力。職教集團有利于促進校企共建“校中廠”“廠中校”、技術研發與應用中心、産學研結合基地等,促進技術成果轉化,推進企業技術改造與升級,爲産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服務。

 

七、政策導向問題

 

 

 

從國家和地方政策的發展趨勢來看,我國職教集團政策導向的發展具有如下六個特點:一是從政策主體上看,職教集團經曆了從地方政策進而上升爲國家政策的轉變;二是從政策過程來看,職教集團經曆了“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從試點到推廣的發展過程;三是從政策內容來看,職教集團發展經曆了從重視數量與規模到重視質量與內涵的轉型;四是從政策效果來看,職教集團經曆了從盲目自發到規範有序的轉變;五是從政策動因上,職教集團的發展體現出必然性,它節約辦學成本,反映管理特點,符合教育規律;六是從政策目的上,通過規範管理和嚴格管理履行教育行政部門的管理責任,明確發展目標,完善管理制度和結構,提升職業院校的話語權,爲職教集團發展提供信息與環境支持。

 

 

八、評價問題

 

 

 

隨著我國職教集團的進一步增多,如何評價其發展績效是擺在理論層面和實踐層面的重大問題。有學者提出職教集團的評價指標要綜合考慮教育指標、經濟指標、就業指標、民生指標,評價標准應包括基礎建設、管理與運行機制、服務能力和運行成效、保障措施、特色與創新等五大方面。

采用績效評價是評判職教集團質量的一種有效方法。職教集團績效評價是指對職教集團的活動效能進行科學測量和評定的目的、指標、程序、方法和活動的總稱。績效評價標准是構建績效評價指標體系的關鍵部分。制定職教集團績效評價指標體系應充分體現以下基本原則:

1.分級分類

不同規模的職教集團,其成員單位數量不同,合作的深度與廣度也不盡相同,績效評價的側重點也應該有所區別。因此,績效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要充分考慮職教集團成員的數量,根據規模大小分類制定指標體系。

2.系統科學

影響職教集團績效的因素既有內部因素,也有外部環境。因此,構建績效評價指標體系時,必須綜合考慮職教集團成立時間、治理結構、育人規模、合作研發項目數量、區域貢獻、政策環境、社會聲譽等因素,以便做出全面准確、科學客觀的評價。

3.重點突出

在構建職教集團績效評價指標體系時,應注意指標的類別與數量,恰到好處,不必面面俱到,但要選擇關鍵指標,以2級指標、30個左右觀察點爲宜。

4.具體可行

指標體系必須具體、可操作。設計的評價指標應盡量與現行的統計、會計、經濟等指標等相統一,數據采集要方便,同時要綜合考慮職教集團的發展現狀與未來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