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通道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  高職研究  正文內容
凤凰注册
[浏覽次數:65    最後修改時間:2019-11-12]

“‘職教20條’對推動職業教育向‘類型教育’轉型發展提出了很多舉措,但我認爲真正能推進職教轉型發展的是此次的高職擴招。”在日前由浙江工業大學主辦的第四屆現代職業教育西湖論壇上,華東師範大學終身教授、華東師範大學國家教育宏觀政策研究院首席專家石偉平教授指出,借助高職擴招政策,職業教育將加快轉型,實現高質量發展。

生源多元化倒逼高職加快變革

高職擴招後,中職畢業生、高考落榜生、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一大批非傳統生源進入高職,使高職的生源更加多元,從而使高職的形態發生重大變化。

石偉平認爲,高職形態的變化至少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招生制度。目前“文化素養+職業技能”的“職教高考”並不適合除中職畢業生和高考落榜生以外的其他非傳統生源,因此分類招生、開放入學勢在必行。二是課程結構。高職目前正在進行1+X的課程結構調整,除中職畢業生、高考落榜生外,其余非傳統生源更看重其中的X證書(職業技能等級證書)課程,因爲這對他們的就業與職業發展來說更有意義。三是課程形式。這些非傳統生源中的大部分存在工讀矛盾,因此大量課程只能放在晚上與周末,同時需要大量開發線上課程。

“開放入學、分類招生、有教無類將成爲我國高職新的特征;非傳統生源將成爲高職的學生主體;X證書(職業技能等級證書)課程將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職業培訓將成爲高職院校的主業;模塊化課程和模塊化教學將成爲高職院校的主要課程形式與教學形式;累計學分制將逐漸取代學年制,成爲高職院校的主要教學管理制度,並且與職業教育國家學分銀行制度相匹配;工學結合、校企合作、産教融合這些職業教育類型特征,將成爲高職院校的基本特征。”石偉平對未來高職的發展趨勢做出預測和展望。

“這次高職擴招不同于1999年的高校擴招。1999年的高校擴招所承擔的是高等教育大衆化的功能,擴充的是單一接受學曆教育的人群,而這次擴招,高職院校要轉變爲學曆教育與社會培訓並舉,這是逐漸回歸職業教育本質屬性的一種良性過程。”兩次擴招的對比讓浙江金融職業學院高職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正江感到,這次擴招無疑具有更大的挑戰,是推動高職教育發展的又一次重要機遇。

“百萬擴招將會撬動高職院校的治理變革。”陳正江認爲,高職院校必須爲這些非傳統生源學習、工作和生活提供更加積極的服務,在考試、招生、教學、就業、投入、保障等多個方面做出變革。這種變革包括治理架構的完善,特別是學校理事會的完善,要由學校、教育部門、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門、退伍軍人保障部門、財政部門等多方人員組成;轉換治理方式,從單一服務到多樣化服務;優化治理過程,推行“最多跑一次”改革;形成首問負責、要約承諾等治理文化;利用自動化辦公系統和大數據輔助決策等工具提升治理效能,實現個性化服務。

擴招拉動中職拓展新發展空間

高職擴招,中職畢業生是這100萬人的主要來源。由此可見,國家對于中職畢業生升學,已經從過去的限制變成了現在的鼓勵。而這種政策上的轉變,將使中職教育從就業導向轉向升學與就業並重,繼而再轉爲主要爲高一級的職業院校培養合格的新生。

“中職教育的這種轉變可以說正當且合理,因爲産業發展有需求,學生家長有期待,高等院校有資源。”石偉平指出,發達地區的産業發展,需要更高素養的技術工人,比如上海市在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中就明確提出,新生勞動力受教育年限達到15年,即專科畢業。在這些地區,受智能制造與現代服務業發展的影響,中職畢業生的就業空間被大大壓縮,因此中職畢業生升學可以實現“一石三鳥”——既能推遲初次就業時間,延緩勞動力市場的就業壓力,又能爲智能制造、智能服務提供更加優質的基礎勞動力,而且還可以提高新生勞動力接受教育的年限。

社會上曾有人質疑,同樣是升學,爲何不取消中職,全部由普通高中升學?中職學校的存在是否還有必要?對此,石偉平認爲,讓這些學生在職業學校做升學准備至少有三大好處:一是他們在普通高中容易被視爲“差生”而被邊緣化;二是職業學校的教師更有經驗教育好這批學生;三是在職業學校他們更易成才,因爲有一種人才宜早培養、宜長期培養、宜中高職貫通培養,比如學前教育、商務英語、商務日語等專業人才。

在升學導向下,如何提升中職學校的教學質量,爲學生接受高等職業教育創造條件,成爲不少中職學校思考的問題。

受護士行業學曆門檻提升的影響,溫州護士學校近年來培養的學生基本都以升學爲主,今年學校本科上線人數有86人,在浙江省300多所中職學校中名列第九。“基于數據診斷的教學改進實踐使學校的教學質量得到了明顯提升。”在論壇上,校長許健民介紹了學校的經驗。學校大力推進基于大數據的課堂信息化教學,開發了校本數據分析系統,實行“化驗單式”數據分析和診斷;基于數據診斷,學校建立了備課組教研規範和教師多維評價機制,以此改進教師的教學效果;基于數據診斷,學校還構建了作業自動推送系統和學習評價報告,以此提高學生的學習質量。

在高職擴招這一政策的影響下,未來,中等職業學校除了爲高一級職業院校輸送合格生源之外,還需要拓展新的發展空間。石偉平建議,中職學校要進一步跨界,如跨界企業培訓和職業培訓,培養成中級工、高級工;跨界社區教育,利用學校資源積極參與社區教育與終身教育,成爲社區教育中心;跨界基礎教育,普職融通開展勞動教育與職業啓蒙;跨界特殊教育,幫助殘疾人創業就業。“生源多元、學校功能多元,將是未來我國中職發展的方向。”石偉平說。

擴招實現職業教育和培訓並舉

職業教育和培訓是一體兩面,職業教育與培訓的完善需要一體化設計。但一直以來,我國學校職業教育由教育部門分管,職業培訓由人社部門分管。這種交通警察各管一段的體系,在實踐上給我國職業教育與培訓的有機融通和健康發展帶來了很大障礙,曆次改革都未能從根本上解決教育與培訓各自爲政的問題。

“在沒有真正完成學曆教育與證書培訓並舉、職前與職後生源並重、全日制與部分時間制並行的制度之前,應該說,我們建立的現代職教制度和體系是不夠完善的。”教育部職教中心原副所長余祖光告訴記者,以往職業院校只招應屆生的局限,造成生源缺乏實踐經驗的困境長期無法突破。“可喜的是這次高職擴招,使一大批有工作實踐經驗的生源進入相關專業領域學習,他們的學習目標並不單一,既可以是學曆教育也可以是證書培訓。”

“開展職業培訓也是職業院校的法定職責,這一點已被寫入‘職教20條’。獲取職業技能等級證書(X證書)將是擴招後非傳統生源來高職學習的重點。”石偉平肯定地表示。

石偉平建議,高職院校要盡快做出響應,改革評價標准,把獲取職業技能等級證書所需的應知、應會作爲教學評估的重點。同時,證書課程要采用模塊化教學形式,通過模塊化課程+累計學分制的實施,提高職業技能等級證書課程的教學質量。

作者:翟帆   系中国教育报记者   信息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19-11-12